未分类 · 2022年1月31日 0

关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加强区块链司法应用的意见》的几点解读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加强区块链司法应用的意见》律师解读>>

文 | 赵志东 蒋卉 储非

2022年5月25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加强区块链司法应用的意见》。《意见》共三十二条,提出了建成司法区块链联盟、建立人民法院区块链平台、运用区块链数据防篡改技术提升司法公信力、应用区块链优化业务流程提高司法效率、互通联动促进司法协同、服务经济社会治理六大内容。本文将对《意见》的内容进行梳理,分析其对区块链的运用和司法实践有何促进作用。

一、出台背景:《意见》是对“十四五”规划的具体落实

2019年10月24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就区块链技术发展现状和趋势进行第十八次集体学习时曾强调,区块链技术的集成应用在新的技术革新和产业变革中起着重要作用。我们要把区块链作为核心技术自主创新的重要突破口,明确主攻方向,加大投入力度,着力攻克一批关键核心技术,加快推动区块链技术和产业创新发展。

2021年3月14日,十三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通过的《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中便将发展区块链技术作为这一阶段重要的发展方向。纲要曾指出,要推动智能合约、共识算法、加密算法、分布式系统等区块链技术创新,以联盟链为重点。发展区块链服务平台和金融科技、供应链管理、政务服务等领域应用方案,完善监管机制。

“十四五”规划纲要点明了区块链服务平台以联盟链为技术支撑点,结合各行业领域的业务是未来区块链技术发展服务的主要形态。因此,此次《意见》便将建成司法区块链联盟列为首要的建设目标。而我们通过对《意见》的深入解读可以看到,最高人民法院对于人民法院区块链平台的建设目标,无一不是希望解决司法审判实践中诸多的现阶段未能解决的问题,真正地将技术服务于人民、服务于社会。

二、内容解读:计划建立高效有效服务审判实际的区块链平台

本次《意见》七个章节共三十二条,在提出区块链司法运用的指导思想和保障措施外,主要围绕在建成司法区块链联盟、建立人民法院区块链平台、运用区块链数据防篡改技术提升司法公信力、应用区块链优化业务流程提高司法效率、互通联动促进司法协同、服务经济社会治理六大内容。

1、建成司法区块链联盟的计划目标。所谓司法区块链联盟,《意见》的安排是建立“全国统一、支持跨网系、跨链协同司法应用的区块链”。一般来说,联盟链的建成能够使联盟内的主体随时随地调取或接入各行业数据信息,有利于打破行业壁垒、地域限制、降低技术门槛,为各行业产业链推进中遇到的协同、信息共享、资源融合、柔性监管等挑战提供相应解决方案。可以预见,司法区块链联盟的建成,将对于存证取证、文书效力核验等都将起到非常显著的效果。

2、建立人民法院区块链平台。《意见》对于人民法院区块链平台的内容主要有以下安排:针对法院业务应用和服务社会治理协同分两大块设计,针对内、外网协同开发应用。在全国法院司法区块链平台上,将有数据核验、可信操作、智能合约、跨链协同等基础能力。在这一平台上当事人等相关主体可对调解数据、电子证据、诉讼文书等司法数据进行真伪核验。

3、充分运用区块链数据防篡改技术。因为区块链技术具有防篡改的能力,在平台建成后,法院计划将电子卷宗、电子档案、司法统计报表、案件结案状态等司法数据上链存储/该平台还将对电子证据起到很大作用,《意见》提出要支持当事人和法官在线核验通过区块链存储的电子证据,解决现阶段对于电子证据提取和证明的痛点问题。而在执行方面,法院亦计划将执行案件信息、当事人信息、组织机构信息、执行通知、财产查控、财产处置、案款收发、信用惩戒、执法取证、执行互动、案件报结、卷宗归档等数据和操作上链存证,协助执行查控工作。最后,还要将文书送达工作在链上完成,保障文书的权威。

4、运用区块链优化业务流程。区块链平台的另一个计划便是要优化法院中诉讼、执行等流程问题。《意见》提出,通过区块链平台,要实现立案登记材料分级分类自动流转、调解协议不履行自动触发立案、裁判文书不履行自动触发执行立案、符合条件的执行案件自动发起查询、冻结、扣划以及执行案款自动发放等功能,利用区块链智能合约技术将立案难、执行难等问题一网打尽。

5、发挥区块链互通联动作用。《意见》还将部门协同办理业务作出了规划,它提出,要通过联盟链上的部门,例如通过链上的司法行政部门信息验证律师资质;通过检察、公安、司法行政等部门办理公民身份认证和数据流转;通过行政执法、不动产登记、金融证券保险机构、联合信用惩戒等单位自动化完成执行查控和信用惩戒!这样的安排将大大减少法院、当事人和律师等法律工作者在司法实践中验证取证、执行等多个角度的难度和阻碍,有效提高司法效率。

6、利用区块链联盟服务经济社会治理。最后,《意见》提出要扩大联盟的使用途径,将其作用于服务司法审判之外更大的经济社会治理的领域。其计划通过这一平台能够完成:知识产权的权属、登记、转让等信息的查询核验;企业基本信息、企业股权变动、企业间关联关系、不动产和动产权属状况、融资租赁、贵金属交易等权属登记和交易状况信息的查询核验;数据确权、数据交易等过程信息的查询核验和智能合约处置;对债务人企业的经营信息和涉诉涉执行信息互通共享,支持债权申报信息在线验证质证;对失信被执行人、限制高消费信息的查询核验和智能合约处置。相关措施遍及司法实践中的方方面面,最大化地优化司法。

三、未来展望:区块链的司法应用将有助于司法实践工作的开展

司法诉讼立案难、执行难、过程长等问题仍是司法审判领域的难点和痛点,也是我们法律工作者无法回避的难题。这一次,通过《意见》的发布,最高人民法院提出了通过区块链技术充分解决这些难题的方案,这些一条条的计划都在实实在在打在了这些最艰难的痛点上,十分的振奋人心。

区块链技术具有公开透明、可溯源及不可篡改等特性,这使得区块链存证具有便捷高效、保密性强、成本低、可随时核验的特点,与电子诉讼具有高度的天然契合性。最高人民法院已建设“人民法院司法区块链统一平台”,完成超过22亿条数据上链存证固证。区块链这一信息化技术与审判执行工作的融合,对于确保司法的公正与高效,统一司法裁判尺度具有重要作用。

例如,对于律师经常接触的财产保全业务来说,传统的财产保全业务存在担保手续办理难、保全信息反馈慢等不足,困扰着有财产保全需求的当事人,也给法院保全工作造成了诸多困难。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早已于2019年12月开通运行了“智慧保全服务平台”,这也是区块链技术在全国法院财产保全业务上的首次深度应用。通过区块链技术平台,法院能够有效杜绝虚假保函、恶意篡改保函等现象,确保担保行为合法有效,搭建起了当事人、担保机构与法院之间的互动平台,形成集申请流程标准化、数据传输实时化、申请审核便利化、信息反馈及时化等特点为一体的一站式服务平台。

区块链在司法领域的应用,是智慧法院建设的必然要求。区块链通过最新加密技术,提高了数据的安全性、协同性和可利用性,为司法大数据的进一步开发利用让我们看到了更多可能性。也希望这一天能早点到来。